設為主頁 | 網站導航 | 聯系我們 | 返回首頁
本站信箱[email protected]

菊潭文學
您當前位置:首頁 > 人文內鄉 > 菊潭文學
西向丹水有遺篇
添加日期:2019-10-16 15:33:17   來源:   作者:付建軍   瀏覽量:

       “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許?”800年前元好問在詞作《摸魚兒》中橫空出世的千古絕唱,至今依舊被人反復詠嘆。近讀鎮平作家孫宗信發表在《湍河文學》的《論劍》一文,對元遺山推崇備至,尤其是對于元好問在鎮平任職時留下的絕聯進行了反復的揣摩和試對。由此勾起筆者對元好問生平的探索興趣。

       元好問的文學成就以詩歌創作最為突出,并以“喪亂詩”奠定了他在文學史上地位的。這些詩是在金朝滅亡前后寫出的,主要有《歧陽》三首、《壬辰十二月車駕車狩后即事》五首、《俳體雪香亭雜詠》十五首、《癸巳五月三日北渡》三首、《續小娘歌》十首等。這些詩篇廣泛而深刻地反映了國破家亡的現實,具有詩史的意義。元好問的“喪亂詩”就藝術上的概括力和情感上的真摯性來說,是杜甫以后少有的。但他不像杜甫那樣對國家的復興還抱有希望,他是既絕望而又不甘心,郁結的感情爆發為悲歌,感染力是很強烈的,并且這些“喪亂詩”又掀起了杜甫之后的現實主義詩風的又一高潮。比如《歧陽》之二:“百二關河草不橫,十年戎馬暗秦京。歧陽西望無來信,隴水東流聞哭聲。野蔓有情縈戰骨,殘陽何意照空城。從誰細向蒼蒼問,爭遣蚩尤作五兵”再比如《癸巳五月三日北渡》:“道傍僵臥滿累囚,過去旃車似水流。紅粉哭隨回鶻馬,為誰一步一回頭”“隨營木佛賤于柴,大樂編鐘滿市排。虜掠幾何君莫問,大船渾載汴京來”“白骨縱橫似亂麻,幾年桑梓變龍沙。只知河朔生靈盡,破屋疏煙卻數家。”筆筆皆為血淚,字字飽含悲憤。正如清代大文學家史學家趙翼在《題遺山詩》中說:“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 正是山河的破碎,詩人的憂患,才造就了這些曠世之作。(詳見積香塵等人作品)。
       宋、金、元三朝更迭,刀兵四起。烽煙亂世,宦海飄萍,飽受離亂之苦的詩人于1226年任鎮平縣令,1227年任內鄉縣令,在鎮平駐足時間不過一年,一日拄杖登山時脫口而出一句上聯:五朵杏花遮山。當時自己也沒有寫出下聯,此后800年間無數文人墨客雖屢屢嘗試,但惜無佳對。筆者以為,該上聯不僅寫出了鎮平三座山名,靜中有動,信手拈來,且隱含作者一腔哀愁。一個“遮”字很值得后人進行琢磨,表達前路不定內心世界,故當時肯定無法定奪下聯。走之旁部首在幾個月以后得到見證:即詩人被調任內鄉縣令。但當時幕僚只知共縣令樂而樂,安知縣令之憂?可笑后世文人不隨“遮”字探尋,偏要在鎮平細作追究,豈不謬哉!內鄉作家孫青松敢于放眼鎮平以外,首創前人所不能,作出了下聯若干,分別是:二潭菊花涼水;三潭黑龍涅水;四山二龍盤坡;四棵大柳趙河;五里鐵匠黑河;七里大榆夾河。對于這些應對佳句,筆者不勝佩服,長期品讀、玩味,愛莫能釋。
       當時內鄉包括今淅川、西峽,治所在今西峽口,《內鄉縣志》等記錄均說元好問在內鄉“政績卓著”,至于如何卓著,不得而知,但當時農桑世代,一縣之長肯定得過問水利,加之治所臨近丹水河、灌河、湍河,這就無形中給出了我們找尋下聯的絕佳機會。因此我以為該下聯應該是:七里丹水灌河。
       今即興探究先賢遺跡,結合當時內鄉西南水系,作如上對。分別指當時內鄉的丹水河,七里河和灌河,一個“灌”字應對上聯“遮”字,從思想上也隱含有貫通之意,表達作者心情有所寬暢。
       重讀作者800年前《臨江仙、洼尊石》詞曰:舟系南北暮云平,落日滹河一線明。萬里秋風吹布衣,清暉亭上倚新晴。又《江城子·寄德新丈》:“春風花柳日相催。淅江梅,臘前開,開遍山桃,恰到野酴醾,商嶺東來三百里,紅作陣,綠成堆。”他盛夸內鄉的山水風光是“桃花三百里,渾似武陵溪”。對此筆者感慨良多,對內鄉之水如此眷戀,莫非元縣令已于當時就給今天的我們提供了線索,埋下了伏筆。
       五朵杏花遮山,七里丹水灌河。正應“青山遮不住,畢竟東流去”之意境。內鄉人僅以此作對,酬謝前世先賢,遙相致意,不勝惶恐。至于韻仄聲調,愧無鉆研,自恨淺陋。謹于此整頓裝束,頓首請教各詞壇高賢,懇望不吝賜教。
上一篇:珍惜糧食,杜絕浪費——寫在世界糧食日到來之際      |      下一篇:一位老兵的初心 一名黨員的使命
ag1000赢了七万